html模版扯白
古靈精怪的青春女星居然有孩子,大概是娛樂圈最喜聞樂見的新聞。



《歡樂頌》才一上畫,劇中曲筱綃的扮演者王子文就被曝出新聞,原因是她早已有瞭一個四五歲的孩子,在成都由母親帶著。



▲成都前兩天的溫度是二十八度,根椐圖中的衣服來看,應該早就被拍到,隻是等一個機會才被放出來。



關於王子文產子這件事情之所以基本屬實,這是因為早在2013年,就有媒體寫過她為當時的緋聞男友王朔生下一子。





也就說,產子的事有八分可信,因為江湖的事從來是無風不起浪,任何風言風語的傳出都是有著某種事實才有可能傳出來,但關健的問題來瞭:王子文的兒子是誰的?



江湖傳說的版本有三:



首先:朔爺的



可信度:0



為什麼呢?因為如果是朔爺的,依照當年他們相處的熱烈程度,按朔爺的性子是不可能不認的。





但如朔爺不但不認,而且王子文如今的事業似乎離朔爺的交際圈也越來越遠:



2011年2012年還可以出演朔爺的鐵桿好友馮小剛的兩部電影以及趙寶剛的電視劇,但到2014之後兩人就再無交集;





▲2010年,參演馮小剛導演執導的《唐山大地震》,飾演方達之妻小河(圖1);隨後在2012年,再次出演馮小剛執導的劇情片《一九四二》,在影片中飾演從富傢女到災民的星星(圖2)。而和趙寶剛合作的電視劇則是從2011年的《男人幫》開始,王子文在劇中飾演性情直爽敢愛敢恨的瀟瀟(圖3),而到瞭2014年《青年醫生》,王子文也隻是在劇中客串飾演一個胃癌病人呂薇(圖4)。



直到2016年,王子文因為出演《歡樂頌》再度出名,而《歡樂頌》是正午陽光的,此劇原本也並不被看好,王子文的角色基本上是女三,也就是說,這明顯不屬於朔爺的領地,從某種角度分折,可能正是因為這個孩子的來臨讓王子文與朔爺越行越遠……





第二個傳說:演員劉豐源的



可信度:10



因為孩子姓劉的源故,所以所有大號都言之鑿鑿推論是前兩天跟與她傳過緋聞的三線演員富二代劉豐源隱婚生的孩子。





但從劉的微博上來看,這還是一位沒玩夠的公子哥,如果說兩個人真有什麼的話,也是11到15年的事瞭,現在劉的微博的主題似乎在懷念舊情。











▲第一排最右邊……這個女生不就是王子文咯!劉豐源這一微博發出來又引來的王子文粉絲和自傢粉絲的罵戰,大傢都在爭拗這兩人到底有沒有好過,王子文的孩子又是不是劉豐源的。



而他的生活也是遊水度假滑雪高爾夫放狗,明顯是單身富二代的狀態。





劉的父親據說在大連屬有錢人,做為富二代也是和大咖們一起玩得很嗨啊。



從常理上分折,如果他們倆真的結婚瞭,根本沒有必要隱瞞,男未婚女未嫁,生個娃娃不知多開心,要知道如今辣媽的人設不知道有多吃香。





第三個傳說:未知圈外人



可信度:80



江湖傳聞2011年,王子文與一圈外劉姓富二代展開戀情。



但為什麼這個圈外人沒有公開和王子文呢,傳聞的核心點在於這個富二代原來是個假的,是個騙子,總之王子文在這段情裡等於是被人騙財騙色騙房子,所以現在不是不能說,而是不想說,因為實在太丟臉瞭。



但無論如何,孩子生下來瞭,這中間發生過什麼樣狗血的事情就無人知曉瞭,隻有王子文才有權發佈,隻能說這個孩子應該是一段不宜公開的情分的結晶。











從視頻可見,王的父母對外孫極好,這就夠瞭,既然徐靜蕾可以凍卵,那王子文為什麼不可以產子,隻能說朔爺的品味一直很穩定,喜歡的都是特立獨行的大“颯蜜”。







▲颯蜜是個北京詞兒,北京人管姑娘叫“蜜”,管漂亮姑娘就叫“颯蜜”,就是英姿颯爽的蜜,問人漂不漂亮有時會說“颯不颯?”,英姿:英勇威武的姿態;颯爽:豪邁矯健,形容英俊威武精神煥發的樣子,出自唐朝杜甫杜工部的詩《丹青引贈曹將軍霸》:“褒公鄂公毛發動,英姿颯爽來酣戰。”而北京老炮們最喜歡的女人是“颯蜜” ,怎麼說呢?他們說她們“范兒”特別正大概是指她們找男人不貪錢,不是那種特別精,特別計較的女孩子,敢愛敢恨敢表達,有點任性有點瞎。



一個敢當單親媽媽的女人肯定颯,但王子文看上去很颯,卻是個準“颯蜜”。



她和徐靜蕾、曾子墨不同的是,她不是北京人,隻能算一個北漂,從小喜歡文藝的外地女孩子,北京這樣的人真的不要太多,身世飄零,雖然爺爺是王少初,四川師大中文系的教授,但她頂瞭天也隻算是成都的徐靜蕾,一個四川姑娘要在北京留下來,其中的艱辛不足為外人道也。



對於江湖來說,王子文是一個謎,她的年齡是個謎,有人說她生於84年,百度百科的官方資料是87年,事實我們不得而知,總之這個姑娘挺讓人琢磨的。



有人說當年她被黃格選看中,成瞭中韓演唱組合中的四個成員,有人說她14歲就考上瞭中戲,這也是醉瞭,總之這是一個早早就出來混的姑娘,這當中遇到多少人,我們無法考證,總之,在北京她簽瞭某個影視公司的賣身約,一簽就是18年。





老實說,在北京,有無數個想紅的北漂,如果是一般的女孩,可能就這樣瞭,但王子文有她的特別之處——她的千伶百俐她的精靈古怪,還有她的運氣——她在飯局上碰上瞭王朔,以下藍色處是王當年對她的評價。









▲這樣迂回曲折的關系也能給王朔理出來,也是服瞭他瞭。



回想2006年,大傢誰也不知道為什麼久宅不出的文壇大佬要出山,為一個名不經傳的女孩鳴冤,要當她的經紀人,為瞭一些莫名其妙的理由,“看不得王傢閨女被負”……唉,其實說來說去這不就是王大爺老房子著火,天真的王大爺真愛瞭唄。









▲當年媒體不僅拍到王朔帶王子文(當時還叫王萌萌)與久不見面的馮小剛一起吃飯,09年時還拍到瞭王子文深夜與王朔同車一起回到王朔的別墅過夜,王朔還親自到廚房為王子文做宵夜。



看上去更像某種“救風塵”, 王子文的傳奇基本上是一個因為飯局而引發的故事。







這讓我想最近頗火的一篇文章,一個美食傢寫的飯局女孩,很能寫出某些老男人眼中的飯局情態:



再好的美食對這群人來說也是傢常便飯,於是我偷偷加瞭一道菜,叫來瞭一個姑娘,名叫露露,一個中戲畢業的美女,湖北武漢人,胸大有腦,曲線玲瓏,堪稱尤物。



美食千種不及胸脯二斤,何況一個就不止二斤。一對碩乳在飯桌上蕩漾,姑娘能開玩笑,接得住話,有人把天聊死瞭她也能海底撈月,勇於自嘲,說話滴水不漏,該喝酒喝酒,該聊天聊天,笑聲恰到好處,同時又不過分熟練,言談舉止間,又有一些青澀與業餘,就如同看上去沒肉摸上去有肉,恰到好處,最難將息。



那頓飯吃的如高山流水,如繞樹三匝,如大珠小珠落玉盤,如溫泉水滑冼凝脂,如春宵苦短日高起,如一樹梨花壓海棠……




一個女人坐在我們周圍,她把握著飯局的走向,喝酒的數量和頻率。我平日的飯局中,充斥著飯局之花,都是八面玲瓏的好手,善酒,並且口齒伶俐,一群人出去吃飯,到哪裡都能變成主場,我們幾個男人滿足地看著自傢的女人們出得廳堂,與在坐的陌生男人,觥籌相錯,那感覺,頗像一個指導員看著手下驍勇善戰的女兵。



她們風情,卻不世事,深諳此道,卻不沉迷,越是這樣,越能把別人弄得五迷三道。







在北京老男人眼中,“颯蜜”是飯局之光,他們要喜歡這些來自五湖四海的外地年輕女孩,她們聰明,可愛,那是他們眼裡的生命之光。



而四面八方的飯局女孩們也可以在飯局裡得到她們想要的資源和人脈,這大概是北京飯局裡最常見的情態,如果是兩個好人,甚至還可以成就一段真愛。



但是,真愛太少瞭,而且,真愛也需要條件,畢竟年齡不同,北京老炮們要的安穩,飯局“颯蜜”們給不瞭,而飯局“颯蜜”們要的快樂,北京老炮們不定永遠供給,畢竟,欲望是多重的。



馬洛斯說瞭,生存之外還有其他的。



2009年王子文接受采訪的時候說瞭一句很言玄妙的話:“有些男人給我的東西可能是王朔不能給我的,但很多別的男人給不瞭我的東西,王朔卻能給我”。



這句話很懸,朔爺給不瞭什麼不能給的呢?隻能大傢胡猜瞭。





▲2010年王朔寫瞭《非誠勿擾2》,兩個人你情我好,但秦奮已背不起笑笑,嘆息道你沒趕上我的好時候,這句臺詞也是頗能代表老炮們的心聲音啊……



東京女子圖鑒裡最後有這麼一句話,加油!畢竟想要的東西還有很多。



有時想想那些漂在北京的野生飆蜜成長史還是頗多感嘆,因為想成為更好的自己,所以離開老傢來到北京,但奮鬥的過程中,難免遇上行行色色的男人,漂亮聰明的姑娘難免遇上各種想幫自己的人,也難免走走捷徑,但那些飯局上結成的感情到底有多真,或者對方真瞭,你又能堅持多久,還真是一件無法預料的事。







▲這是2013年王子文接受鳳凰道采訪時說的話,這大概是任性的八零後女孩們最常見的狀態。



其實年輕的女孩都想活得更好更多更精彩,難免得到瞭這個又想那個,難免遇上較真的老男人也難免碰到裝富二代騙子,甚至難免會任性沖動地生下孩子,這大概就叫人生。



對於女明星來說,有個孩子不是什麼瞭不得的事,可能反而是傳奇的一部分,但對孩子來說,這公平麼?



生孩子容易,養孩子難,孩子一出生就要面對無法自處的局面,這大概是任性的八零後沒有想到的事,隻能說,人生有些事,選擇瞭,就必須付出代價。



而在這樣一個跟紅頂白的世界裡,一個女人選擇生下一個不想公開身份的男人當孩子的父親,這當中一定有很多很多的委屈,也一定吃過很多苦,聰明絕頂也好,飯局捷徑也好,這些在生活真實的困難面前都不值得一提,張愛玲說的,哪裡有人可依,人唯一靠得住的也就是腔子裡這口氣罷。







所以,孩子存在瞭就是存在瞭,如果媽媽一定不肯說,必定有她的理由,一個社會文明的最低底線,大概就是容忍一個單親媽媽的沉默——林憶蓮的名典《傷痕》裡有一句歌詞最為應景:



為何臨睡前要亮一盞燈,你若不肯說,我就不問。



本文文字原創,配圖來源於網絡


11029

古靈精怪的青春女星居然有孩子,大概是娛樂圈最喜聞樂見的新聞。《歡樂頌》才一上畫,劇中曲筱綃的扮演者王子文就被曝出新聞,原因是她早已有瞭一個四五歲的孩子,在成都由

創作者介紹

天痕的好物推薦

t7t6wnd3d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