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ml模版從《紅樓夢》看清朝貴族生活
中華書局出版

歷來讀《紅樓夢》,大多關註 二玉 的愛情等內容,此書的關註點卻是衣食住行中的一粒米一兩銀,因為它們是實實在在生活的基礎 一分錢難倒英雄漢,銀錢對貴族大傢更是重要。

不弄清鳳姐的項圈當過幾回,便無法窺見賈府 百足之蟲死而不僵 的經濟困境;不追究黛玉的遺產下落,便無法理解黛玉 風刀霜劍嚴相逼 的心病成因。所以作者從和百姓息息相關的銀錢經濟入手解讀《紅樓夢》,令大觀園裡的太太小姐們更貼近現實,也把康熙年間的那段歷史拉近瞭。

一張寒酸的查抄清單

《紅樓夢》第一○五回題為 錦衣軍查抄寧國府 ,這個回目概括得並不準確。錦衣軍確實查抄瞭寧國府,但同時也查抄瞭榮國府。而且本回的 鏡頭 始終對準榮國府,寧國府那邊的情況,包括 珍大爺、蓉哥兒都叫什麼王爺拿瞭去瞭 , 木器釘得破爛、瓷器打得粉碎 ,隻是通過焦大的幾句話側面概述而已。

榮國府這邊也沒全抄。最初西平郡王傳旨逮捕賈赦、 查看 傢產,趙堂官領著眾番役摩拳擦掌、氣勢洶洶,一副把榮國府抄個底兒朝天的架勢。幸虧北靜王及時趕到,制止瞭趙堂官,又向賈政問明傢產情況,最終隻重點查抄瞭賈赦的傢產,連帶賈璉、鳳姐夫婦的財物。老太太及賈政這一面損失不大。因此,小說隨後展示的一張抄沒物品清單,所列多半是賈赦的東西。

盡管知道這隻是榮府財產的一部分,但看上去仍覺得有點兒寒酸。且看程甲本中的這張清單:

赤金首飾共一百二十三件,珠寶俱全。珍珠十三掛,倓金盤二件,金碗二對,金搶碗二個,金匙四十把,銀大碗八十個,銀盤二十個,三鑲金象牙箸二把,鍍金執壺四把,鍍金折盂三對,茶托二件,銀碟七十六件,銀酒杯三十六個。黑狐皮十八張,青狐六張,貂皮三十六張,黃狐皮三十張,猞猁猻皮十二張,麻葉皮三張,洋灰皮六十張,灰狐腿皮四十張,醬色羊皮二十張,猢貍皮二張,黃狐腿二把,小白狐皮二十塊,洋呢三十度,嘩嘰二十三度,姑絨十二度,香鼠筒子十件,豆鼠皮四方,天鵝絨一卷,梅鹿皮一方,雲狐筒子二件,貉崽皮一卷,鴨皮七把,灰鼠一百六十張,獾子皮八張,虎皮六張,海豹三張,海龍十六張,灰色羊四十把,黑色羊皮六十三張,元狐帽沿十副,倭灰色羊四十把,黑色羊皮六十,刀帽沿十二副,貂帽沿二副,小狐皮十六張,江貉皮二張,獺子皮二張,貓皮三十五張,倭股十二度,綢緞一百三十卷,紗綾一百八十卷,羽線縐三十二卷,氆氌三十卷,妝蟒緞八卷,葛佈三捆,各色佈三捆,各色皮衣一百三十二件,棉夾單紗絹衣三百四十件。玉玩三十二件,帶頭九副,銅錫等物五百餘件,鐘表十八件,朝珠九掛,各色妝蟒三十四件,上用蟒緞迎手靠背三分,宮妝衣裙八套,脂玉圈帶一條,黃緞十二卷。潮銀五千二百兩,赤金五十兩,錢七千吊。

此外一切 動用傢夥 也都 攢釘登記 ,大概包括桌椅床架等大件傢具,連同榮國府的 賜第 (住房),都開列明白。另有 房地契紙、傢人文書 (指房契、地契及奴仆的契約等),也都封存,其中包括 一箱借票 ,那是鳳姐放高利貸的鐵證。

單看清單,作為百年望族、貴戚之傢,似乎所抄物品檔次不高、數量太少;例如赤金首飾隻有汽車音響改裝台北百多件。賈赦所住的東院及賈璉屋內,女眷至少也應有一二十位,包括邢夫人、鳳姐兒及赦、璉父子的侍妾並眾使女,難道總共隻有這百多件首飾?在小說《金瓶梅》中,潘金蓮是外省土財主西門慶的小老婆, 體己錢 最少,但逛燈節時,手上還戴著六個 金馬鐙戒指兒 呢。

大概程甲本剛一問世,就有人提出這一問題:抄傢清單跟賈府的富貴氣象不合,多半是沒進過大宅門的窮書生閉門造車擬寫的。大約是接受瞭這番質疑,隨後出汽車音響喇叭安裝版的程乙本,對這張清單做瞭較大改動:

伽楠壽佛一尊,伽楠觀音像一尊。佛座一件,伽楠念珠二串,金佛一堂,鍍金鏡光九件,玉佛三尊,玉壽星八仙一堂,伽楠金、玉如意各二柄,古磁瓶、爐十七件,古玩軟片共十四箱,玉缸一口,小玉缸二件,玉盤二對,玻璃大屏二架,炕屏二架,玻璃盤四件,玉盤四件,瑪瑙盤二件,淡金盤四件,金碗六對,金搶碗八個,金匙四十把,銀大碗、銀盤各六十個,三鑲金牙箸四把,鍍金執壺十二把,折盂三對,茶托二件,銀碟、銀杯一百六十件。黑狐皮十八張,貂皮五十六張,黃白狐皮各四十四張,猞猁猻皮十二張,雲狐筒子二十五件,海龍二十六張,海豹三張,虎皮六張,麻葉皮三張,獺子皮二十八張,絳色羊皮四十張,黑羊皮六十三張,香鼠筒子二十件,豆鼠皮二十四方,天鵝絨四卷,灰鼠皮二百六十三張、倭緞三十二度,洋呢三十度,嘩嘰三十三度,姑絨四十度,綢緞一百三十卷,紗綾一百八十卷,線縐三十二卷,羽緞羽紗各二十二卷,氆氌三十卷,妝蟒緞十八卷,各色佈三十捆,皮衣一百三十二件,棉夾單紗絹衣三百四十件。帶頭兒九副,銅錫等物五百餘件,鐘表十八件,朝珠九掛,珍珠十三掛,赤金首飾一百二十三件,珠寶俱全。上用黃緞迎手靠背三分。宮妝衣裙八套,脂玉圈帶二條,黃緞十二卷。潮銀七千兩,淡金一百五十二兩,錢七千五百串。

經過這樣一番增刪調整,這張清單上所顯示的財力,確與賈傢 鮮花著錦、烈火烹油 的富貴氣象更為接近。但是跟歷史上幾張著名的抄傢清單相比,賈傢的這一張仍然是相形見絀瞭。

舉兩個例子:一個是明代大奸臣嚴嵩傢的抄沒清單,另一個是清代巨貪和珅的抄沒清單。這兩張清單篇幅之長,都可以單獨抄訂成冊。內中不厭其煩、無分巨細地羅列著成千上萬件物品,並註明Camry音響改裝數量、估明價值。那又是賈府這張單薄的清單難以望其項背的。與嚴嵩、和珅等巨貪相比,賈傢的抄沒清單太過寒酸,這不由得令人生疑:賈傢號稱望族,到頭來難道隻有這一點點財產?莫非續書作者是位 窮措大 ,盡其所能也想象不出貴族生活的奢華靡費?

我們帶著這個疑問,來看看歷史上的曹傢。

窮途末路嘆曹傢

從曹璽初任江寧織造至曹頫被抄,曹傢三代人在南京經營瞭六十多年,按理說,所累積的財富,包括金玉服玩、良田甲第,數量應當是驚人的,然而事實並非如此。

在清宮檔案中,雖找不到曹傢被抄的清單原件,但有關曹傢財產的信息,還是能找到一些。早在康熙五十四年(1715),曹頫初任江寧織造,就曾向康熙匯報過傢產狀況。內中說道:

奴才到任以來,亦曾細為查檢,所有遺存產業,唯京中住房二所,外城鮮魚口空房一所,通州典地六百畝,張傢灣當鋪一所,本銀七千兩,江南含山縣田二百餘畝,蕪湖縣田一百餘畝,揚州舊房一所。此外並無買賣積蓄。奴才問母親及傢下管事人等,皆雲奴才父親在日費用狠(很)多,不能顧傢。此田產數目,奴才哥哥曹顒曾在主子跟前面奏過的,幸蒙萬歲天恩,賞瞭曹顒三萬銀子,才將私債還完瞭 (康熙五十四年七月十六日《江寧織造曹頫覆奏傢務傢產折》,載《關於江寧織造曹傢檔案史料》。)

十幾年後,曹頫被免職查抄,繼任的江寧織造隋赫德曾有奏折向雍正報告曹傢財產情況,提到:

及奴才到後,細查其房屋並傢人住房十三處,共計四百八十三間。地八處,共十九頃零六十七畝。傢人大小男女共一百十四口。餘則桌椅、床杌、舊衣零星等件及當票百餘張外,並無別項,與總督所查冊內仿佛。又傢人供出,外有所欠曹頫銀,連本利共計三萬二千餘兩。奴才即將欠戶詢問明白,皆承應償還。(雍正朝《江寧織造隋赫德奏細查曹頫房地產及傢人情形折》,載《關於江寧織造曹傢檔案史料》。)

一個經營皇傢織造半個多世紀,其間又兼任巡鹽禦史等許多闊差事的皇傢 制造商 ,到頭來怎麼會淪落到這般田地?

曹頫給康熙的奏折披露瞭其中的部分原因。他說:父親曹寅忠公體國,錢都花在公事上, 不能顧傢 ,故清貧如此。此話即便有給曹寅臉上貼金的成分,大概也總能反映出六七分事實吧。

曹傢所餘財產不多,大概還有事前轉移、藏匿的原因。對此,雍正有所察覺。他諭示江南總督范時繹查封曹頫傢產時就說過: 然伊不但不感恩圖報,反而將傢中財物暗移他處,企圖隱蔽,有違朕恩,甚屬可惡!

再就是織造處在曹頫任上又出現瞭新的虧空。曹寅死後,由於康熙的豁免以及李煦等人的幫忙,織造及鹽務上的虧空本已補完。曹顒接手後,還餘銀三萬六千兩,康熙將其中的三萬兩賞給曹顒貼補傢用。然而曹顒接任一年許,曹頫又繼任十年,新的虧空再度出現。雍正二年,曹頫曾有謝恩奏折,感謝朝廷寬限時日,允許自己分三年將織造所欠銀錢補齊,指的就是新的虧空。

其實,查抄曹傢時搜出的 當票百餘張 ,已經很能說明問題。為瞭補償庫欠、維持傢人生活,曹傢的一些值錢之物,大概已被陸續送進當鋪。如前所說,《紅樓夢》中多次描寫瞭典當的情景:不但寄人籬下的岫煙姑娘當棉衣,賈府的上層主子們也隨時當當。老太太的幾箱子 金銀傢夥 、賈府庫房中 沒要緊的大銅錫傢夥 、鳳姐的金項圈,都曾被送進當鋪、換錢救急。鳳姐還曾預言: 明兒再過一年,各人搜尋到頭面衣服(去典當),可就好瞭!

王熙鳳所言不虛,這樣的事大概真的在曹傢發生過。織造上的虧空、賣參的欠款以及一大傢子的衣食需求,都是擺在面前、無從回避的現實。唯一的公開進項 薪俸,又被一再扣罰。曹頫在江寧織造任上的最後幾年,真的瀕於 傢口妻孥 、 饑寒迫切 瞭!大凡值錢的古玩、字畫、鐘表、首飾等等,或變賣,或典當,大概早已處理一空。難怪查抄時隻剩 桌椅、床杌、舊衣零星等件 。

曹頫最終遭受彈劾的罪名之一,是 騷擾驛站 。這一項罪過的罰銀是四百四十三兩二錢。然而曹頫隻交瞭一百四十一兩,還欠三百零二兩二錢未能交齊,曹頫因而被罰在崇文門枷號一年。這三百兩欠銀,直至八年之後的雍正十三年也沒有補齊。

想當年曹寅榷鹽時,過手的銀錢常常以十萬、百萬計,區區三百兩又何足掛齒?不要說曹寅,從《紅樓夢》看,當時貴族府第的一個丫鬟,也還有 三四百金 的傢當。看來曹傢到被抄時,真的窮瞭。

回頭再看《紅樓夢》的描寫。我們發現,除瞭那張清單略顯寒酸外,抄傢這一回寫得還是很成功的。抄傢這類情節,未曾經過者是難以想象、無從下筆的。因而筆者傾向於認為,這些描寫很可能出自曹雪芹之手,至少有曹雪芹的殘稿作依據。

順此思路來看,程甲本中那張頗為寒酸的查抄清單,或許更能反映曹傢在江寧末期的真實經濟現狀:為數不多的金銀錢物,一些不很值錢的擺設、器皿,連同各色衣料裙服等,頗為零星瑣碎,此外還有一大沓當票。這也正符合歷史文獻對曹傢末日狀態的描述。如此說來,程乙本的修飾增刪,卻又是可有可無的瞭。



A786D2DF914F98DE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天痕的好物推薦

t7t6wnd3d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